箱盟集运获千万级融资,完成“互联网+港口物流”生态体系建设
    发表时间:2021-11-16     来源:箱盟集运

    下载 (1).jpg
    箱盟集运2017年12月在上海临港成立,专注于围绕港口的集装箱陆上运输市场,目前是国内最大的集装箱卡车车队SAAS及TMS服务商,合作超过3000家集卡车队及4万名司机,覆盖全国20%集装箱卡车车队及司机市场。从行业基础工具起步,箱盟集运以信息化手段打通了仓库、货代、车队、司机、放箱、堆场、港口和船公司的全链条,提供涵盖集卡车队SAAS、TMS、WMS、车货匹配、车后服务、全产业链软件产品、纸质单证无纸化、自动化设备在内的全面服务,形成互联网+港口物流生态体系,与蚂蚁金服、狮桥、马士基、中远、中外运、上港陆服、中联航运、正大富通、平安保险、亚太财险深度合作。箱盟立足于上海港,同步拓展宁波港、广州港和天津港,预计2021年和2022年收入规模到达10亿元和30亿元,实现盈利。
    港口物流本身是国际物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进出口服务中最重要、难度最大的环节,同时也是行业中唯一高度标准化的环节。由于每一个运单都历经仓储、货代、车队、司机、放箱、单证流转、堆场、码头、船公司等所有过程,使得港口物流自身与上游货代货主及下游码头船公司保持紧密关系。
    在整个港口物流的链条上,串联着全国十万多家货代公司、1万余家集卡车队和全国20万+的集卡司机。箱盟创始人吴峰表示:“如果将港口物流市场分为集装箱卡车陆上运输(运费为主)、集装箱卡车车辆服务(包括车后服务轮胎修理、加油、保险、买车)和船公司及码头配套服务(比如放箱、堆场、船公司及码头需要的各种服务)三个部分,全国港口物流陆上运输规模大概为2000-3000亿元。同时,上下游市场中货代的规模至少超过万亿元,仓储、海外仓储、航运合作的市场规模也较大,都是箱盟在积极拓展的市场空间。”
    下载.jpg
    近年来,以船公司及港口为代表的行业巨头都在大力推进信息化和数字化发展。2018年全国港口开始推进集装箱运输单证无纸化、报关无纸化、各个口岸的单一窗口等政策;马士基TradeLens项目今年在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开始国际物流行业的全程数字化可追溯建设;中远海运联手九家港航企业打造了区块链联盟GSBN,今年开始推进区块链无纸化提货单。然而,实际完成全流程运输服务的多为中小企业和个体司机,他们把更多关注点放在谋生存上,信息化动力较低。
    箱盟创始人吴峰表示:“行业的格局主要是船公司和港口等巨头在大力推进信息化,但产业链链条长、环节多、中小运力为主,真正落实信息化的难度很大。有少量的货代、车队从业务角度投入信息化建设,获得了资本关注。但市场中还存在数万家货代、万个车队和个体司机的大量中小企业,他们都面临信息化程度差、缺少税务规范、缺乏现代金融工具等现实问题,不具备跟上行业信息化趋势的能力。这些大量中小企业是箱盟服务的主要对象。”
    针对以车队为主的中小企业,箱盟的现有业务可以被分为两个主要部分,一部分具有公路属性,即集卡车队SAAS、集卡车队TMS、车货匹配业务、车后服务等;另一部分业务具有航运属性,如全产业链软件产品、单证无纸化、便携式自动设备等。公司2021年对比2020年实现了近三倍的业务增长,并在上海港的基础上拓展宁波港、广州港和天津港,目标实现多港布局,打通全国主要港口。结合快速的发展趋势和已有的收入规模,箱盟创始人吴峰表示:“公司在逐步发展成为港口物流细分领域的小满帮”。
    中集产业基金相关负责人程默表示:“行业内的主流玩家在业务模式上存在差别,切入点也不尽相同,其中有超级大车队的模式、合同物流模式以及SAAS服务等各种不同的业务模式。箱盟以SAAS服务核心的产业互联网模式,增速更快、规模更大、资金使用效率更高且与链条上各个合作伙伴业务空间更大。从货代到集卡车队再到司机,行业的上下游高度碎片化,集卡车队和个体司机都是小散,且有车货匹配、税务合规、降低成本的刚需,天然适合互联网改造或产业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诞生。公路干线领域已产生像满帮、路歌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在集卡陆运市场,有望诞生类似商业模式的平台型企业。而且,集卡陆运市场是一个围绕港口的封闭市场,流程复杂、环节多、标准化程度高、进入壁垒高,行业外巨头难以涉足,帮助箱盟形成了自身的壁垒。”

    上一篇:北交所市值一哥正式出炉——贝特... 下一篇:国务院:发挥央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

    指导单位:中国交通运输协会     运维单位:北京云商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52号

    京ICP备16039438号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电商物流产业分会© 版权所有 2015-2025